一往情深深几许
作者:小小鱼
正文
正文 第1章 识破
    顾婉没有想到逃了一个多月竟然又撞见了秦子非!

    此时她穿着一身服务员服装,低垂着头半跪在包厢的地上拿着抹布在擦拭地上的血迹。

    就在几分钟前,夜色一号贵宾包厢的地上躺着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顾婉进来收拾的时候那个男人刚刚被保镖像拖死狗一样的拖走,地上一条鲜红的血迹一直从茶几那个位置延续到门口。

    包厢里的气氛冷冽压抑,顾婉垂着头,半跪着慢慢的擦着血迹,到达门口的时候,她心里松口气,飞快擦完地上的血迹,顾婉起身伸手去拉门。

    手刚接触到门把手,一个声音突然凭空响起:“等一下!”

    那声音突如其来的响起,像是毒蛇的信子舔舐她的肌肤,阴寒冰冷,顾婉心里一紧,条件反射般她快速拉开门就往外跑。

    刚出去一步,一直大手从后面揪住了她的衣领,她瘦弱的身子被人像老鹰捉小鸡一样的拎了起来。

    只是瞬间身子腾空后被重重的惯摔在地毯上,那力道不是一般的大,尽管地上铺着地毯,但是她还是疼得脸都皱了起来。

    仰面朝天的躺在地毯上,目光所视之处的正前方坐着一个黑色的身影。

    指间的香烟忽灭忽暗,他英俊的脸阴晴难定,顾婉闭了下眼睛,是在做梦吗?

    脑回路还没有打开,下一秒一双修长洁白指甲修剪得干净整齐的手伸过来握住了她的下巴,阴森森的声音响起:“你倒是跑啊?”

    顾婉浑身都在抖,像是筛子一样的抖,完全控制不住,男人手下用力,握紧她的下巴逼着她抬头和他对视。

    只是接触到那双阴翳的眸子,顾婉一下子闭上了眼睛。

    她好怕,怕得要死!

    男人的手指在她的脸上轻轻的摩挲,她能感觉到指腹间的灼热,“撕拉”一声,她脸上的伪装胶布被用力扯了下来。

    男人看着眼前干净明媚的脸嗤笑一声:“都是蠢货!只是这样的伪装竟然让你们找了三个多月!”

    包厢里的保镖因为这句话一下子低下了头,全都噤若寒蝉。

    男人的手指还在摩挲着顾婉的脸,声音温柔可亲,却带着无尽的疏离:“小婉!我找你找得好苦啊!”

    这句话听在顾婉耳朵里她脸上的表情变得痛苦到极致,声音颤得慌:“大……大哥!”

    “大哥?”男人眼中墨色渐浓,那是他要发怒的表现,只是转瞬,他突然嗤笑一声,轻轻用力把顾婉从地上拎起来。“你记得我是你大哥啊?想大哥没有?”

    话音落下当着一屋子保镖的面他就这样亲上了她的唇,保镖全都低头垂目的看着自己的脚尖。

    秦子非当他们是空气,舌头长驱直入含住她的丁香吸吮,包厢里很安静,他的粗喘声听起来尤为的清晰。

    顾婉像是砧板上的鱼儿,仍由他宰割,秦子非的脾气她可是清楚得很,他随心所欲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她如果惹他不高兴,他能想一万种折磨得她死去活来得办法。

    就比如此时,从前他碰她还能够躲着人,不明目张胆,现在竟然当着保镖的面亲她,完全不管她们的关系有多不能见人。

    感觉到秦子非身下有东西硬邦邦的顶着她,顾婉心里又羞又气,偏偏他还没有停下来的迹象,嘴亲吻着她,一只手堂而皇之的从她衣领伸进去握住了她的白兔。

    太耻辱了,秦子非从来没有把她当人,她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玩物,一个可以任意亵玩的东西。

    顾婉心里苦涩到极致,秦子非的脾气她也算是了解,她私自逃跑被抓回来肯定是要折辱她的。

    以他狠戾的个性,当着那些保镖上他也是完全做得出来的。

    心里又怕又气,秦子非的脾气是吃软不吃硬,她现在必须祈求他改变主意。

    脑子里百转千回,顾婉强迫自己伸手僵硬的搂住秦子非的脖子,声音带着一丝娇柔:“子非!我要回家!我们回家好不好?”

    握住她白兔的手一下子收紧了,顾婉感觉自己真是贱,贱到家了,当着这么一屋子保镖的面她竟然连那样恶心的话都得说,比起当着这一屋子保镖的面被他上,说恶心的话要好太多:“我们回家,回家我再给你!”

    “不跑了?”男人嗤笑一声放开她,他的眼中没有半丝情欲,清明得让顾婉害怕。

    “不跑了!我再也不会跑了!”顾婉机械的保证。

    “记住你说的话!顾婉,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最后一次机会!”[www.kAnshu.com]
正文 第2章 折磨
    顾婉被秦子非拖着出了夜色,他身高腿长,她走得跌跌撞撞,好几次撞上了护栏,她疼到极致,可是一直忍住一声不吭。

    秦子非对她从来就不温柔,这只是一个开始,想着待会要忍受的折磨,顾婉心里直打颤。

    汽车快速冲出夜色停车场,顾婉坐在后排,身子僵硬到极致,秦子非则是很舒适的姿势慵懒的靠在后排,目光一直锁在顾婉身上。

    顾婉穿了夜店的工作服,脸上伪装的胶布被他扯下来,明显的看起来和别的地方不太一样,他盯着她的脸看了好一会,突然伸出手。

    顾婉现在对秦子非是怕到极致,看见他伸出手她条件反射般的往后一躲,只是瞬间秦子非眸子里冷气一下子蔓延开来。

    大手一伸强制的把顾婉捞到了自己的腿上,一双修长的手指慢慢的在她脸上抚摸,像是在抚弄一个他养的宠物一样。

    顾婉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但是她知道秦子非生气了,因为她刚刚躲避的动作。

    她僵硬的坐在他腿上,想说什么,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秦子非的手在她脸上摸了一阵后慢腾腾的往下……

    等顾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手指已经从她穿的裙子里探了进去,明明是大夏天,顾婉冷得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男人的手指在下面抽动,不只是羞耻,还有疼痛,顾婉脑子里有瞬间的空白。

    像秦子非这样的人,他的目的性很强,报复心也很强,只要你让他不高兴,他必定千百倍的报复回来。

    身下的动作在持续,顾婉能够感觉到他身体在变化,他的呼吸有些沉重,顾婉哑着嗓子:“子非……”

    她不知道说什么话能够让他改变主意,还在斟酌中,他的手指一下子离开了她的身体。

    顾婉还以为他打算放过她了,只是瞬间的欣喜,她听到了拉开拉链的声音,然后接下来比手指更粗大的东西一下子顶了进去。

    前面的挡板被放了下来,前排的司机和保镖并不知道后面在发生什么,秦子非肆无忌惮的抱着她的腰用力的把她抬起来又坐下去。

    干涩的疼痛让顾婉死死的咬住嘴唇,血腥味蔓延到嘴里,太耻辱了!

    惩罚一直持续到秦子非的别墅门口,随着汽车停下,秦子非随手推开了她。

    在保镖拉开车门之前,他已经整理好了仪态,仿佛刚刚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衣冠楚楚风度翩翩的下车。

    顾婉脸上血色尽无发丝凌乱步履踉跄的跟在他的身后,进入别墅关上门,秦子非转过头来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顾婉。

    目光接触到她嘴角的血迹,他眸子一沉,阴阴的笑了一下,慢腾腾的拉下脖子上的领带。

    顾婉惊悸的看着他的动作,她已经能够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秦子非越是笑得这样温柔就会越恐怖,她颤着嗓子哀求:“子非,我疼,我浑身疼,求你了!能不能不要?”

    “要,这样才好玩!乖,听话!”秦子非的声音温柔似水,像是在哄着他最心爱的宝贝,可是动作却没有丝毫的温柔,顾婉听见几声布料破裂的声音,很快她就被他剥得一丝不挂。

    水晶吊灯璀璨夺目,顾婉的身子被成大字型的被他扒开,吊在楼梯口。

    秦子非像是在欣赏什么好玩的玩具一样的打量着她的身体,顾婉的身材非常美,特别是那身皮肤,简直可以用肤如凝脂吹弹即破来形容。

    秦子非的目光在她肚子上停留了片刻,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温柔了,他还是衣冠楚楚的站在旁边,竟然还有兴趣点燃一支烟,慢慢的吸了几口。

    顾婉感觉自己就是那砧板上的鱼,绝望的等待着斩杀它的人来一刀,这样的心理最折磨人,她抖得像是筛子一样。

    秦子非慢腾腾的吐出一个烟圈,露出一个颠倒众生的笑容,“我的好妹妹,你抖什么?哥哥马上来疼爱疼爱你!”

    话音落下,他手里的烟头一下子落在了顾婉的肚子上面,香烟头六百度的温度让顾婉发出一声嘶声裂肺的惨叫。[www.k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