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九回 藏在幕后的凶手

当书网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君锦正文 第六十九回 藏在幕后的凶手
(当书网https://www.dangshu.com)    柳参落荒而逃,是非对错自然是不言而喻。

    颜樾向苏沣略行一礼:“多谢苏公子纡尊降贵,不过,你怎么会来?”

    苏檬听后有些不满地盯着自家大哥。

    颜樾派遣林沅去跟踪吴菁华、吴娴华两姐妹的行踪,发现吴菁华夜半时分曾偷偷溜出去,瞧见情况后报告给了颜樾,颜樾这才将计就计。

    虽然她对吴菁华心有愧疚,但能容忍她们继续住在颜家,并且各种甩脸子,怕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更何况这本身就是吴颜氏一力作死导致的。

    苏沣听赵林沅提起此事,诊病时心头一直念着此事,最终还是遵循心意起身就走,害得苏檬和大夫都愣着,不知道他这唱的是哪出。

    苏沣身材颀长,仪态优雅,脸上永远都是如玉公子的模样,此事亦是挂着笑容回礼道:“颜姑娘客气了,你我本就有婚约在身,倘若你被人抹黑,我苏家虽无干系,但也自觉面上无光。因此颜姑娘不必觉得感谢,苏某只是在做维护家族声誉罢了。”

    苏公子!

    吴娴华心头一跳,从他二人这对话中明白过来苏沣的身份。

    她心头小鹿乱撞,既想要去偷瞧他,又生怕自己仪表不正。

    转瞬瞧见吴菁华,心头后悔不已:方才她与妹妹那模样都被苏公子看了去,苏公子不会对她有了什么误会吧?

    片刻后又懊恼,早知就不来掺和这事了.......再不然也要极力劝阻妹妹别去做这些无用功。

    可此时后悔也是无用了。

    吴娴华后悔好半晌,听见苏沣正对着自己,嘴一张一合正在说什么。

    吴娴华反应过来,啊了一声,脸色有些微红。

    苏檬虽然纯真,可并非是不识,见她这般模样,鼻子里狠狠的哼了一声:“你就别做梦了,就凭你姐妹方才的表现,我们苏家是不会同意你们这样的女子入门的,乘早断了这念头吧!”

    这话说的直白又坚决,将女孩子的心事轻巧戳破、又重重一击。

    苏沣佯怒斥责她:“檬檬!我看平日里是对你的管教太放松了!”

    苏檬这下是真的生气了,小脸蛋红扑扑的,她侧过头不再回嘴,而是赌气似得看其他地方。

    苏沣笑道:“吴姑娘莫见怪,家妹被宠坏了,一向都是口不择言,你别放在心上。”

    吴娴华这才反应过来方才他说的是什么,失落地摇了摇头:“苏公子多心了,令妹娇俏可爱真是难得一见,此事既然了了,那我与妹妹也就不用多站了,樾表妹与苏公子有什么话尽管说就是,我们先回去了。”

    吴菁华还想再说,又碍于苏沣兄妹在场,只好跟着吴娴华回去了。

    颜樾喊了一声:“林沅。”

    一身玄色衣袍的林沅不知从哪里蹿了出来。

    “这件事已算完成,你可以回去了。”颜樾笑眯眯地道。

    林沅倒是有些疑惑,张口就问:“我怎么觉着什么都没做......?”

    “姑母下毒是咎由自取,但两位表姐妹可不是善心人,即便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也不得不防。我身边只有灵韵会些功夫,不过优势在于打架斗殴方面——所以跟踪这样隐秘的事只能请你去做。”

    “颜姑娘都这样说了,那这第一个条件可就算完成了?”苏沣道。

    看着自家主子和颜樾面上和和气气的笑容,林沅忽然觉着有点委屈。

    他好歹也是江湖上有名的‘鹤唳少年’,杀手榜也是排在第二位,受师命保护一个富商公子也就算了,怎么现在居然沦落到做跟踪打探这样低级的工作了??

    林沅只觉得面上无光,愧对祖师爷。

    即便心里有何怨言与委屈,林沅也练就了不动声色的表情,毕竟冷酷是一个杀手必备的条件。

    因此任他如何想,在场几人都感受不到分毫。

    两人交谈几句后,在颜家大门口道别。

    苏檬紧跟着大哥,心中有许多疑惑。

    比如林沅为什么会跟着颜大姑娘?方才说的‘第一个条件’是什么意思?难道大哥受她的胁迫?不过也不对啊,大哥面上笑眯眯的,哪有被被胁迫的样子?

    因为还生着方才的气,苏檬心中有再多疑问,也憋着性子不说不吭声。

    三人一路却没有任何交谈,气氛实在是诡异。

    一路走到了望月楼下,苏沣才回头,苏檬紧跟着他一时没注意撞了个满怀。

    “啊,好痛!”

    一抬头瞧见苏沣正笑眯眯地看着她:“要不要吃面?”

    ..................

    “此事真是来的蹊跷,”方先生与颜樾齐落座,似乎有些疑问,“手帕多个手脚就能被偷出去,这个不难猜到,但这画是如何到了他手里的?这着实有些怪异。”

    颜樾端起白粉定窑茶碗喝了口茶,才歇了口气道:“是汪盈。”

    “汪盈?是汪大人的千金!”方先生着实有些愕然,他自然也想不通这汪大人的千金与此事有什么关联。

    “正是。”颜樾缓缓道,语气有些意味深长,“前些日子她跟着汪夫人来拜祭我母亲,我虽然觉着奇怪,但礼多人不怪,人家好心好意,我自是没有拒绝的道理。后来不知何缘故,因为那幅桐花图,盛儿与她争论几句,见此我只好将那幅图顺水推舟送给她——”

    事出反常必有妖,汪家与颜家非亲非故,更不是什么好友远交,无论怎么想都没有上门祭拜的由头,既是如此,那定是有什么目的。

    或许就是冲着这幅画来的。

    方先生顺着她说的一番话往里一想,自然理透了前因后果,略一沉吟道:“你可有得罪过这位汪小姐?”

    颜樾摇了摇头。

    她早就在自己与颜姑娘的记忆里循迹过,自然是无果,因此她也充满了疑惑。

    “也有可能是我们多虑了,她只是遗失了画,那柳参才故意借此想捞点好处罢了。”

    颜樾清楚方先生是在安慰自己,她也没有选择戳破,而是顺从地点点头,表示赞同。

    “吴家姐妹你打算怎么办?”

    “自然是遣送回舟城。”

    再过几日她就要去凤城,她可不想留两个不怀好意的人在颜盛身边,必须尽早送走。

    谁知第二日早饭刚摆上桌,灵韵便兴冲冲地跑进来,满脸的喜气洋洋,简直比过年还高兴:“姑娘,两位表姑娘走了!”

    这下轮到颜樾愕然了。

    颜盛眼神一亮,追问:“什么时候走的?”

    灵韵笑呵呵道:“据小丁说,她们寅时刚过就走了,外头候了辆车给接走的。这下可好了,那两个害人精可走了!”

    颜盛心中觉得哪里不对劲,但让他说又说不上来,只觉得有些怪异,他看向姐姐,见颜樾眉目平静,笑了笑继续吃饭。

    “姐姐,她们.......”颜盛欲言又止。

    颜樾似乎知道他要说什么,一脸认真地放下筷著,道:“她们走了也好,以后你一个人,方先生不可能事事俱到,我也不放心。”

    颜盛忽然听出了她这是要独自去凤城的意思,当下变了脸色,“姐姐你这是不打算带我去凤城?”

    颜樾面目平静的可怕,时间都仿佛静止了。

    颜盛从她的眼神里居然感受到了寒气,千年琉璃般的双目渐渐被轻轻扇动的睫掩去了森冷,变得熟悉起来。

    有一个念头在颜盛的脑海里渐渐问出:这是他的姐姐吗?当书网 https://www.dang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君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君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君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