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百鬼夜行

当书网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阴间外卖员正文 第九章 百鬼夜行
(当书网https://www.dangshu.com)    很快香烛也都已经烧尽,就在香炉里最后一点香灰落尽的时候。

    我们三个只能干看着面面相觑,束手无策。

    突然门外再一次响起撞门声,而且这次比之前的更加猛烈,不仅之前的没有请走,似乎聚集的阴魂越来越多。

    小木门摇摇晃晃的,大有被踏平的可能,看得我心中一阵一阵的揪着。

    “大师,你不是说给请走吗?这怎么越请越多?”四哥疑惑道。

    断秋易此时脸色是煞白,傻眼的看着小木门喃喃自语道:“完了,咱们中了他们的道了,我以为烧香请走就完事了,没料到这香一烧把周围的孤魂野鬼都引来了,反而更糟了。”

    我看断秋易都没了主心骨,眼看着木门被破开也就这一会的功夫了,忙冲断秋易喊道。

    “大师,你看还有什么招没,咱们现在只能是破釜沉舟了。”

    断秋易看了一眼栓在院子的黑狗喊道:“赶紧找把刀,把黑狗杀了,黑狗血能挡邪压煞,至少把眼前这些挡住。”

    四哥一听赶紧冲进厨房拿来了一把剔骨刀,按住黑狗的脖子,手起刀落冲着黑狗脖子就是一刀。

    黑狗挣扎着嗷了两嗓子,血喷射的更凶猛了,连我的衣服裤子都沾上黑狗血。

    断秋易用手指沾着狗血在木门上画了两道符,不需片刻,木门当即就停了下来。

    “停了,停了……”

    我悬在嗓子眼的心这才落下了一半,屋里所有的门窗竟然同时发出砰砰的敲门声。

    小木门是暂时堵住了,可没想到其他门窗成了新的突破口。

    “坏了,快去卧室……”断秋易喊道。

    我们三个人前后脚的功夫都来到了卧室,只见卧室的窗户已经被砸破,屋里凌乱不堪,捆绑陈大明的床单被撕扯破

    ,床上已经看不见陈大明的影子了。

    “去悬崖,快……”断秋易说完立刻翻窗而出,我和四哥紧随其后。

    等我们到悬崖边上的时候,还没走近就看见悬崖上摆着一副棺材,大红色的红漆在月光下越发的刺眼。

    陈大明就站在棺材的前头,踮着脚尖那样子好像是有一股外在的力量拉扯着他一样。

    四哥看见棺材的一瞬间手脚都要软了,要不是搀扶着他整个人说不定已经倒下了,“大明……”

    陈大明转过头来痴痴傻傻的看着我们,笑容有些诡异。

    突然一股阴风平地而起,风力大到竟然可以推动棺材,只见棺材盖慢慢朝着断崖边上滑落下去,速度越来越快。

    我看见棺材里忽然坐起一个人来,穿着一身大红的嫁衣。

    从我这个角度可以清楚的看到,这人就是林翠。

    林翠从棺材里腾升而起,从背后抱着陈大明,直接从断崖上翻了下去。

    我们根本来不及出手阻止,眼见着被推动的棺材连带陈大明一起从悬崖边上翻落了下去。

    “大明啊……我的儿子啊……”四哥撕心裂肺的喊了出来。

    眼前这一幕吓得我后背发凉,腿肚子打着哆嗦,差点就站不住了。

    四哥悲痛欲绝竟然咳出一口老血来,瞬间就倒地不起。

    “四哥,你怎么样了……”我叫了两声也不见四哥回应,伸手探了探四哥的鼻息,此时竟然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大师,咱们现在怎么办?”

    断秋易朝断崖看了一眼说道:“他们的目标是陈大明,现在他们已经得手了,咱们也无力回天,只能暂时带你四哥先回去,别再搭上一条命。”

    我背上四哥就赶紧往回跑,回去的路上我可以感受到四哥的身体是越来越凉,肢体也越来越僵,好像是背着一具尸体在行走一般。

    到家之后我看四哥脸色发白,嘴唇无色看样子已经快没了气息一样。

    “大师,你快帮我看看四哥?”我忙对断秋易说道。

    “你四哥是阳火攻心,阴邪入体,阴阳失调,怕是熬不住了。”断秋易取出一张符纸来,化了火之后,用水将灰烬调和,掐住四哥的嘴巴直接就给灌了下去。

    也不知道断秋易这是给四哥灌的什么东西,但我知道此时四哥最需要的是尽快送医,拿出手机就打算拨打120的急救电话。

    断秋易立刻把我拦了下来说道:“你四哥这是阴邪入体,要是不把阴邪驱出,你就是送到华佗面前也不管用,我这阳火符纸能驱阴邪,这符纸下去,至少能吊住这口气,只要这口气不断,人醒来就是早晚的事情了。”

    果然五分钟不到的时间,四哥的胸膛突然剧烈的喘息,随即一口像是老痰一般脓血从口中吐出,很快四哥的呼吸便也就通畅了。

    看起了效果我也不再提送医的事情了,后半夜我和断秋易就这么一直守着四哥,直到东方泛起鱼肚白。

    天一亮四哥也跟着醒了过来,就跟睡了一觉般,迷迷瞪瞪的,一醒来便叫喊着要下断崖去找陈大明。

    “四哥,人是咱们亲眼看着掉下悬崖的,怕是已经不成气候了……”我说的比较委婉,怕一不小心再把四哥给刺激到,毕竟白发人送黑发人这种事情不是什么人都能接受得了的。

    悲痛之余四哥还是强撑着起身,纠集了村子里一批青壮年,立即就下到崖底找陈大明去了。

    果不其然我们在悬崖低找到了陈大明的尸体,我们找到的时候陈大明的尸体已经支离破碎了。

    只不过不是摔死的,而是被棺材给压死的。

    陈大明竟然被活活压死在棺材底下,而那副棺材里躺着的正是林翠。

    四哥看到这副场景竟然吓得瑟瑟发抖,和之前说要跟林家势不两立的态度截然不同,脸色发白心虚得很。

    陈大明的尸体被草草收拾裹上草席,用一口柳木棺材装上就地掩埋了。

    回去的路上四哥一直心不在焉,一脸的心事可能是碍于边上还有其他人,便不言不语的回了家。

    等随行的人都散了之后,四哥竟然双膝跪地朝断秋易跪下了。

    “大师救我,大师您可得救我……”

    我有些摸不着头脑赶紧将四哥给搀扶起来说道:“四哥你有话好好说,这是怎么了?”

    断秋易瞥了一眼四哥,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说道:“从昨天晚上对方来势汹汹我就看出来了,你没说实话啊。”当书网 https://www.dangsh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阴间外卖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阴间外卖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阴间外卖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